来自 优游彩票官网 2018-08-29 17:55 的文章

马桶里的旋转水流凶猛的从房东的长发上当头浇

  可是这个瘦猴房东根本就不管这些,他大大咧咧的坐在夏清的沙发上,翘起来二郎腿,晃动着人字拖,眼睛猥琐的在夏清的身上瞄来瞄去:“太美了,真是太美了,如果你今晚陪我聊天,我就不给你涨价,如果你连陪我一星期,说不定我一高兴,可以免掉你所有的房租呢,怎么样?你觉得划算吗?”
 
    瘦猴得意地说道:“一个月大几千块的房租给你免掉,只不过陪我睡个觉,这个生意实在是太划得来了吧?”
 
   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,脑海中已经出现了和夏清滚大床的情景,那场景实在是太让人喷血了。
 
    “我出钱让你去陪一个男人睡觉,你愿意吗?”
 
    苏锐实在是忍不了了,他的声音在门后面冷冷的响起。
 
    这个瘦猴房东顿时吓了一跳,他没想到这个房间里还有别人,而且是一个男人!
 
    看着苏锐,瘦猴房东站起来骂道:“你他妈是谁啊?大晚上的在这里坏我好事!”
 
    “我他妈是谁?我他妈是你爷爷!”苏锐说道,“敢对我女朋友出言不逊,我他妈今天非打断你的狗腿!”
 
    只要苏锐和美女单独相处,他总会声称对方是他的女朋友,夏清听到苏锐这样讲,脸不禁红了一下,不过倒也没有计较,因为她知道对方这是在替自己出头。而且在这个可恶的瘦猴房东的面前,必须要这样讲才更有威慑力。
 
    夏清这时候忽然后怕起来,幸亏今天晚上苏锐在,否则的话,如果这个房东对自己动手动脚,后果将不堪设想!
 
    苏锐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,因此他看这个房东的眼光变得更加凶狠起来。
 
    这个房东似乎完全没感觉到苏锐的凶狠眼神,他转而看向夏清,恶狠狠的说道:“我早就说过,这个房子只能租给你一个人,什么时候让你带别的男人回来住了!”
 
    夏清声音严肃,表情更严肃,说道:“第一,你并没有说没有房子只能租给我一个人住,第二,就算你这样说了,我带着我的朋友回来坐一坐,又不是回来住,并没有违反你所谓的规定。你今天晚上的行为已经严重的越界了,请你自重!否则我就报警了!”
 
    这已经是夏清今天晚上第三次说到“报警”二字了,苏锐不禁有些无语,这姑娘是怎么了,好像女人都喜欢把这句话挂在嘴边,看起来很有威慑力,实际上真的一点威胁都没有。
 
    “报警啊,你报警啊!”瘦猴房东听到夏清的话哈哈大笑,简直有些*了,“你知不知道,这里派出所的所长就是我的大姐夫,我昨天才带他一起去洗脚城按摩,你报警,你看他是偏向着你还是偏向着我?“
 
    苏锐站在瘦猴的背后,冷冷说道:“到底偏向谁,这个我倒还真想看看了。其实对你这种人都不需要报警,实在太浪费时间。这样吧,我给你一分钟,如果你不滚,我就对你不客气了。”
 
    “哎哟喂,你猖狂什么猖狂?你信不信,我马上找几个哥们儿把你腿打断!然后从楼上扔下去!我跟你说,哥哥年轻时候这种事可没少干!”瘦猴重重的一拍沙发,怒道。
 
    看着这个傻逼,苏锐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股戾气,他对夏清说道:“待会儿场面有点血腥,你去进房间里避一下吧。”
 
    夏清摇摇头说道:“没关系。”
 
    这时候她不禁想起那天晚上在桥上的时候,苏锐一根一根把那刀疤脸的手指给折断,当时夏清竟然一点都不害怕,如果放在以前的话,她恐怕早就吓晕了。当时的场面,肯定比现在更加血腥吧。
 
   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自然就不怕第二次第三次了,夏清知道苏锐要动手打人了,不知为什么,一向遵纪守法的她竟然也觉得这样做是对的,这个瘦猴房东应该被使劲地教训一下才解气!
 
    而且,接下来夏清又丢下一句非常给力的话:“一会儿你尽管折腾,这里我来打扫就好了。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063章 扔马桶里溺死
 
    苏锐看着夏清那天使般的面庞,眼中满是赞叹,这个女孩子或许远不像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的柔弱。的确,能在这样大的城市打拼到这种地步,柔弱的外表之下,一定有着一颗坚强的心。
 
    瘦猴房东站起身来看着步步逼近的苏锐,不屑的一笑说道:“嘿哟,老子我在这里打拼那么多年还就没怕过谁,你问问这条街上有谁打架是我的对手!”
 
    话没说完,他的脸上已经挨了重重的一巴掌,顿时眼冒金星!
 
    苏锐没有对准他的鼻梁打,是因为怕把他的鼻血打出来溅到沙发和地毯上,夏清一会儿就不好清理了!
 
    不过,虽说只是扇了一巴掌,但是他也没有任何留手,这一巴掌足以把这个瘦猴房东扇成中度脑震荡!
 
    这个瘦猴房东看起来顶多也就八九十斤,瘦的一看就是马上要被榨干的那种,吃喝嫖赌抽估计是无恶不作,苏锐的一巴掌,直接把他扇倒在地上!
 
    这货的脑门和桌子脚来了一个狠狠的亲密接触,顿时七荤八素!耳朵里全是嗡嗡响,好像有无数只小蜜蜂在飞一样!
 
    “我让你流氓,他妈的耍流氓也不看看对象是谁,人家女孩子的房间是你晚上能随便进的吗?还他妈堂而皇之地拿钥匙走大门,我看你他妈的作死!”
 
    苏锐每一句都带一个他妈的,这完全是因为瘦猴房东刚才这样骂他的!
 
    苏锐一边说着,一边蹲到地上,揪着瘦猴的长发,左右开弓,噼里啪啦!
 
    连续闪了对方十几个巴掌!
 
    夏清在一旁看的很是解气,其实她以前一直是个乖乖女,别提打架了,就连围观打架都是没有过的事情,可是苏锐这两次跟她单独相处时,总会出现打架事件,此时夏清终于发现,自己的心中居然像有个小野兽一样,遇到这些可恶的人,她就渴望苏锐出手更狠一点,把他们使劲教训一顿才解气!
 
    “他姥姥的,扇的老子手都疼了!”
 
    苏锐噼里啪啦打了三十几个巴掌之后,那个瘦猴房东已经不是瘦猴,而变成猪头房东了!
 
    只见他的脸颊全部高高肿起,就像是嘴里塞了两个大馒头,眼睛肿的像熊猫眼一样,嘴角还流出鲜血!
 
    这货躺在地上,完全没有能力去控制自己的身体了,因为他大脑彻底被苏锐给扇晕了。如果要清醒过来,至少也得在两三个小时之后!
 
    “给脸不要脸,非得这样才爽。”
 
    苏锐像拖死狗一样把这个家伙拖到卫生间,然后揪住那一头长发,把他的头按在马桶里,按下冲水键!
 
    不得不说,这一头长发实在是太方便被人揪住了!如果这货是个光头,苏锐恐怕还得多花点力气!
 
    哗啦啦啦!马桶里的旋转水流凶猛的从房东的长发上当头浇下,冰凉的水流瞬间对大脑皮层形成了强烈刺激,把这货冲得那叫一个清醒!
 
    夏清看到苏锐把房东的头按到自己的马桶里,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红晕,毕竟这马桶平时只有她一人用的。
 
    “你他妈改不改?知不知道自己错了?”苏锐揪住瘦猴湿淋淋的长发,把他的头拉起来说道。
 
    这货已经被打的七荤八素了,完全不知道东南西北,如果苏锐再来那么十几巴掌,他肯定就晕过去人事不醒了!
 
    可是苏锐偏偏把他按到马桶里使劲冲了这么一通,又把这货搞得清醒了许多!
 
    “你他妈的……他妈的找死是不是?你也不去打听打听老子是谁?告诉你老子的大姐夫……可是这派出所的所长,等老子离开这里……一定……一定弄死你。”瘦猴还是不甘示弱,气喘吁吁地说道。
 
    “既然你离开之后就要弄死我,那我就更不能放你离开了。”苏锐摇了摇头,一脸怜悯的看着这个瘦猴房东:“绝大多数的傻逼都是因为像你这样笨死的吧,如果你识相一点,或许可以少受一点罪。”
 
    “可惜,已经晚了。”
 
   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苏锐的语气中透着一股寒意,不知为何,瘦猴房东通过卫生间的镜子看到苏锐的表情,竟然不受控制的打个寒颤。
 
    “今天你犯的错误实在是太严重了,如果惩罚比较轻,我怕你根本不长记性。”
 
    于是乎,苏锐再次揪起他的长发,把他的头狠狠的按到马桶里!
 
    然后苏锐站起身来,用脚死死踩住这家伙的头!任他如何挣扎都没有用!
 
    再次按了一次抽水马桶,瘦猴房东整个头颅都被水淹没,人在水中无法呼吸,憋的不行,可是苏锐纹丝不动,任凭他双手如何挣扎都不松开!
 
    而且,由于他的头部堵住了下水口,马桶里的水位居高不下,几乎把他的整个头都湮没在里面了!